寻求优化的分配方式

2018-04-20 05:22

“技术+空间”的合作,放眼海内外,新加坡的经验可以借鉴。新加坡国土狭小,一直致力于研究开拓海外市场,到中国来办了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广州知识城等。外地的桥头堡,为新加坡注入了源源动力。这种“投资-建设-移交”的模式,能为深汕特别合作区带来有益启示。

深汕合作区目前仍是白纸一张。资金紧缺是一大问题,深汕合作区的建设者们,必须努力寻找破题之道。这一幕,相信深圳不会陌生。30多年前,深圳也是一张白纸,在建设特区的号角中,靠着建设者们的闯劲干劲,才有现代深圳的拔地而起。30多年后,面临同样的考验,摆在了深汕合作区的建设者们的面前。合理利用资源,充分发挥合力,寻求优化的分配方式,深汕合作区就能冲出资金紧缺的困境。昔日的“特区精神”,仍是破题圭臬,一点都没有过时。

深汕合作区一出台就被寄予极高期望。《深汕(尾)特别合作区基本框架方案》规定,到2020年,成为超过2000亿元gdp的重要增长极,而2030年的gdp则将超过5000亿元。人们想象深汕合作区的前景:汕尾当“董事长”,掌握合作区基本的所有权、保障权、服务权;深圳的角色则是“总经理”,主导基本的管理、开发、受益权。深汕合作区不仅将成为深圳工业总值腾飞的新增长极,同时也是汕尾“甩尾工程”的关键之笔。

万事开头难。迈出第一步,需要敢闯敢干的“特区精神”。相信一段创业期后,深汕合作区必定是海阔天空。

昨日,深汕特别合作区首届招商推介会召开,就引来了腾讯、天安等深圳知名企业的关注。按照“总部+基地”的思路,这些企业都签约意向投资深汕特别合作区。深汕特别合作区,在众人的关注中,扬风起航。

深圳和汕尾,一个坐落在珠江西岸,一个坐落在粤东,两者是怎样走到一块的呢?深圳在园区建设、产业规划、环境治理等方面有先进的管理经验,但土地开发强度已超过40%,需要新的发展空间。汕尾有5200多平方公里的空间,是粤东第一土地大市,但当地的工业发展一直是短板。深圳经验与汕尾空间,正好一拍即合,优劣互补,无疑是理想的合作对象。交通?一点不成问题,高速公路来回都很便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