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我国核电事业的一座丰碑

2018-03-23 09:36

最后,在谈到谈判成功的重要意义时,昝云龙说:“由于有较完善的合营合同和相关协议以及三大工程合同,从而可以组织合营公司进行有效的运作,并对工程进行有效的进度、质量、投资三大控制。经过七年的努力,终于圆满地完成建设任务。我国第一座大型商业核电站,于1994年2月正式开始投产。16年来,安全运转和不断超赶世界先进水平的努力,使大亚湾核电站取得了巨大成功,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我国核电事业的一座丰碑,为我国未来的核电事业构筑了良好的基础之一。”

1983年,已届半百之年的昝云龙从北京国防科委来到深圳参加大亚湾核电站对外谈判工作。据他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筹建大亚湾核电站时,我们国家外汇储备只有100多亿美元,而一座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成本就是40亿美元,仅靠国内的资金安排来开展这项大型工程显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改革开放为大亚湾核电站建设项目全面向国外引进资金、先进的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以及人才创造了条件。“大亚湾核电站在建设高峰期,最多时共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这里工作,这在改革开放之前是不可想像的。”昝云龙说。

深圳新闻网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来自全国各地的行业精英集结深圳,轮番展开与香港的合营合同谈判,与法、英两国之间的三大合同(核岛、常规岛和技术服务)以及其他合同谈判。近日,记者走访了参与、见证当年谈判的五位老核电人。讲述中,一串串记忆的花朵又将他们带回到改革开放之初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就不可能搞大亚湾核电站这个项目,也不可能这么搞,更不可能搞成现在这个样!”原中国广东核电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昝云龙一提起改革开放对大亚湾核电站的影响,马上就来了这样一句提纲挈领的总结。

原中国广东核电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昝云龙:核电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

三大合同谈判涉及技术(包括技术、质量、安全等规格和数量、进度安排)、商务、价格、贷款等方面,且涉及有关政府给予项目的政策决定。三大合同从1983年开始准备,1984年上半年组织七八十人在香港进行初步谈判,1984年下半年组织约150至160人在深圳进行技术、商务、价格三方面的具体谈判,1985年先在深圳后在北京组织约300人的队伍,展开全面谈判,包括技术、商务、价格、贷款。与法国的谈判最后是在1985年底,中国与法国就谈判中遗留的问题进行协商互让后完成的。

参与谈判的队伍堪称“国家队”。由于核电站建设涉及100多个专业,整个谈判是通过大力协同方式由内地和香港合营双方组织基本队伍,在国家各有关部委的支持下,与国内研究、设计、制造、工程施工、银行和政府有关专家结合,并聘请国际顾问公司协助进行。改革开放之初,人们满怀激情,以一种忘我的精神投入工作。所有参与谈判的同志,除了国际顾问公司以外,都是无偿劳动。

大亚湾核电站的项目论证、可行性研究和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准备和审批,于1979年底开始,恰逢改革开放盛世来临。中央十分重视,为此项目的成功做了一系列高瞻远瞩的英明决策,对项目开展工作及时进行指导并提供支持和帮助,使项目最重大的合营谈判和三大合同谈判在有关政府、合营双方及参与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经过几年的谈判终于在1984年完成合营谈判,1985年完成三大合同谈判,使大亚湾核电站项目从筹建进入实施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