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气球的这位老奶奶头戴线帽

2018-09-19 16:41

老奶奶今年83岁高龄,叫孙玉兰,就租住在枣庄民房内。家在商丘市柘城县洪恩乡中杨村,娘家在周口市鹿邑县贾滩乡孙新楼村。2006年刚过完年,她来到郑州,一开始以拾破烂为生,因她腿脚慢,赚钱难。有过往老乡给她出了个主意,你年龄一大把了,还是学着别人去乞讨吧,来钱快。

除此之外,她还有两个心愿,用卖气球的钱给大儿子治好胃病,将来能去趟黑龙江,看看二儿子。

孙玉兰当时很生气地回答:我强(倔强)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去要饭?这坏我的名誉,我不干。

此后不久,在广州卖气球的外甥来郑,建议孙玉兰也卖气球。于是她从郑州火车站附近的批发市场买来了氢气球,就近在枣庄大门、对面的超市前卖。每逢周末,也到动物园门口去卖。这些氢气球五颜六色,造型各异,绘有奥特曼、唐老鸭、米老鼠等图案。

从晚上8时到10时,这些小鞋无人问津,气球卖出一个。天渐寒,人渐稀,老奶奶独坐石墩,身子抖了一下。

一个陌生女孩将老人的故事发在博客上,经网友转载,引发众人关注

回老家看看弟弟和她收养的孩子,帮大儿子治好病,去黑龙江看看二儿子

26岁女孩白雪娇,在河南科技专修学院学生处工作,每天她从住处骑车到河南财经学院,再从河南财经学院坐校车上班。路上经过枣庄,很多次,她看到卖气球的老奶奶举着五颜六色的氢气球,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尤其是晚上有几次回家晚了,夜色中她看见老奶奶还在卖气球,而买的人却很少。

在她们作如上对话时,我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街头,夜色中,寒风凛冽,感恩节前夜,郑州工人路与伊河路交叉口,一位老大娘在一堆布娃娃中蜷缩过夜的情景。我没有买她的布娃娃,没有为她写一篇博客,没有为她做力所能及可以让她内心获得一点点温暖的事情。

12年前的一天,在周口市鹿邑县贾滩乡孙新楼村,一个男人抱着一岁的男孩,鬼鬼祟祟,被孙玉兰撞见。男人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闪烁其词间透露出男孩患有脑子上的病,将来必成家庭累赘,欲弃于村边荒草中。问男孩名字,只说叫小羔。看着小羔红扑扑的脸蛋,孙玉兰力劝男人未果,便要自己抱回家养,男人不肯。孙玉兰说:是把孩子扔了,还是给我,你回家商量商量。第二天,男人把男婴送到了孙玉兰家。

相依为命的孙女为二儿子所弃,二儿子多年前远赴黑龙江,常年不回。孙女完全由孙玉兰抚养长大。今年已经27岁的她中专毕业,在郑州一家小工厂上班,工资很低。

卖气球的这位老奶奶头戴线帽,满脸皱纹,双手粗糙,穿得很厚,小脚边还摆着一块粗布,布上齐整整放着几双自制小鞋,鞋底走针细密,鞋面花纹是龙凤呈祥。

白雪娇将老奶奶卖气球之事图文并茂地发在自己名为中原小白的博客上。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所说的跨出那一步和伸出手,几天后成了郑州这个寒冬热烘烘的两个词组。12月1日,一位大河网友看到她的博文后有所触动,全文转载到大河论坛上。一时间,气球奶奶的故事成为热点话题,众多网友跟帖,认为老奶奶自食其力、值得尊重、看了欲哭、深受感动。纷纷表示要去买老奶奶一个气球,帮她完成自己的心愿。甚至还有网友在白雪娇的博客上留言,要具体地点,准备去周口探望老奶奶的弟弟。

很多枣庄附近的常住户、商贩、看车人、上班族,都已熟悉这样一位被氢气球包围着的老人。也租住在枣庄的大婶齐玉贤心疼地说:她80多岁的人了,不管多冷的天都出来卖,可怜人。超市前一位看车的师傅说:天天见她,白天8时多就出来了,晚上很晚了还在那儿坐着。枣庄对面的大楼里,一位公司职员则回忆:夏天很热时,我躲在空调房里都不想出来,却常看见她站在太阳底下。

她很想念小羔,说等自己攒足了钱,要回趟周口老家,给小羔买漂亮的衣裳和新书包,再看一看自己70多岁的弟弟。

12月2日获得线索,晚上7时多我来到了经三路与黄河路交叉口,向北往白雪娇博客上说的那家超市走。经过几个路口,我看到了至少8名乞讨者。他们或走或蹲或跪或趴在地上,举着缸子乞求甚至哀求着,假声哭泣着,转过头复又面无表情。

默默地,孙玉兰在努力实现自己的心愿。但她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陌生的女孩,那么关注她,搀起她的胳膊,扶她走路,陪她流眼泪。

她捡的破烂,有的卖掉,有的自用。现在大儿子身上穿的棉袄,就是捡的,很合身,也暖和。两天前她还在一个垃圾堆上遇到一双球鞋,拿起来一看,还半新呢,兴冲冲拿回家,没想大儿子伸脚一试,鞋号太小,脚挤不进去。

12年后的今天,小羔13岁,由于先天性脑病,智力发育不良,但靠着孙玉兰的抚养和供给,他已经上小学五年级了,现在住在孙玉兰的弟弟家里。今天,小羔吃好没?现在,小羔睡好没?

受网友鼓励,白雪娇动员了学校10名教师和一些学生,决定于12月6日下午1时在枣庄附近帮老人卖气球。

她们租住的房子在枣庄一个胡同内,胡同深处极窄,仅容一人。每天深夜,孙玉兰拄着拐棍,颤巍巍地迈着三寸金莲,迈过枣庄小路上散尽的热气,迈过小胡同内的凸凹不平,轻轻打开房东家的铁大门,再迈上一个又一个台阶,来到四楼。这是一室一厅,室内的孙女已经睡熟。小小的厅内摆着一张小床,正对着床的天花板吸着一团散开的氢气球,像一只轻盈的花灯。床边则杂乱地堆着她捡拾来的破烂,有瓶子、衣服、球鞋等。

12月2日夜深人静,我和白雪娇一起走出枣庄,在十字路口道别,我问:你去哪个方向?她指指南,快步走了。我想再说一句什么,已来不及。

很多人同情她。郑州城管严查市容的时候不收她的摊儿,对她说:你躲到车屁股后面吧。她说:那我躲后面,气球还是飘出来。城管队员就一笑了之。有不少过路者见她年老,施舍她钱,她坚决不收。有人买了气球又将气球还给她,她将气球硬塞过去。

当天夜里采访时,恰遇白雪娇,一名戴着眼镜的文弱女孩。她蹲在老人身边,帮助理顺拴气球的绳索。有买气球的过来,她很高兴,赶紧站起来搭话,对方最终没买,她又很失落,望着离去的背影发呆。在一起去老人租住处的路上,她时刻搀扶着老人的胳膊,看见地上的空瓶子,弯腰去捡。当老人讲起小羔流下眼泪时,她伸出袖子帮老人擦。

也许还有很多个类似的她。她极可能像气球奶奶一样贫穷,也极可能像气球奶奶一样怀着自己小小的心愿,虽然那心愿很遥远

厨房里还有半盘剩菜,是炒木耳。她端过来盘子,弯腰坐在小板凳上吃。这木耳是她几天前在垃圾堆上捡的。还捡了半塑料袋海带,现在泡在一个饭缸内。大半袋新郑大枣都发霉了,她不舍得扔。

12月2日晚8时,郑州经三路流光溢彩。一家大型超市边,一名老汉晃着瓷缸,里面乞讨来的一枚硬币,叮叮当当响。一个女孩擦身而过,摇着腰肢向东拐,匆匆消失在枣庄门前喧闹的人群中。大门右侧冰凉的石墩上坐着一位老奶奶,双手紧握一把绳子,绳上拴着一团可爱的氢气球。

气球奶奶孙玉兰说起自己拒绝乞讨的坚定眼神让我难忘。她没有更多词汇,只是说为了名誉,但我从她的倔强和坚强里读出了人的尊严。或许是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更多时候我对乞讨者都是保持沉默,面对83岁的孙玉兰,我却深感敬佩。也许,这也是女孩白雪娇说不出来的感受的感受吧。

卖气球老奶奶的身影在白雪娇眼前挥之不去,让她失眠了好几天。11月24日晚,她跨出那一步来到老奶奶跟前,伸出手买了一只气球,详细询问了她的生活情况。四天后的深夜,白雪娇走进枣庄,边走边问,问了卖报纸的大叔、卖红薯的大姐、卖围巾的妹妹、看车的阿姨、做烧饼的年轻人等,终于找到了老人的住处。

一老一少,两个看似已经彼此熟悉的陌生人,内心一定有着某种程度的契合。面对此情此景,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老人只是说:她是老师,是最好的。白雪娇说:您别叫我老师,叫我小白。

大儿子在另外一个单间住,由孙玉兰每月付房租。大儿子杨传顺今年60岁,患有胃溃疡,病发的时候疼得打滚儿。今年4月,病痛难忍,被孙玉兰接来郑州照顾。